首页 > 书法 > 碑帖 > 正文

三国禁碑时代 曹魏、孙吴的罕见碑刻(下)

来源:杭州日报
字体:
发布时间:2018-05-10

吴 《天发神谶碑》.jpgBSV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吴 《天发神谶碑》BSV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讨论三国碑刻,更有意思的是这样一组比较:三国魏初期曹丕时代,有石刻隶楷书《上尊号奏》《受禅表》,又有刻帖中的名家钟繇的《宣示表》《荐季直表》;三国吴末期孙皓时代,也有石刻篆楷书《天发神谶碑》(传皇象书),也有刻帖中的皇象《急就章》。曹魏、孙吴之对应堪称完美。但最受正统之名的蜀汉刘备一方,则未见其例也。BSV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魏、吴石刻与刻帖对比之启示BSV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先看魏、吴的这两方石碑给我们带来的启示:BSV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上尊号奏》等,是隶书向楷书过渡,“楷体隶笔”;它告诉我们的是从东汉隶书沿袭而来的对正方形楷书之字体的努力追求:这是一种顺应历史的追求,与旧有的隶笔(“线条”旧样式残留)相比,它更在意于“新体”(字体间架)的新创。BSV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天发神谶碑》则是从上古篆隶字法直接过渡到提按顿挫的新笔致。比如篆书字形尚长,《天发神谶碑》也取长形,与此前东汉隶书风气格格不入,显得特别另类。但其线条笔画又大展“悬针”、“垂露”之线形,粗细对比强烈,起笔必方、收笔必露尖,这种放肆大胆的写法,正是东汉隶书所十分忌讳的。对比曹魏,它应该是在沿袭旧有篆体(字体间架)尚长方的基础上的创新用笔(线条)。BSV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再来看两组刻帖范例:BSV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字形:曹魏的钟繇《宣示表》《荐季直表》已是很成熟的楷字字形,只是还有些许东汉隶书尚扁的残韵——从东汉隶书来,走向尽可能标准规范的楷法;因为靠近于后世唐楷,故而今天我们接受它毫无障碍;习惯得很,也熟悉得很。BSV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笔画:孙吴的皇象《急就章》则从线条用笔出发,更强调字形的简略草化而在用笔、笔法上开拓放纵,进入“章草”世界而成为第一代章草书经典范本。我们在看它时,不会被引向正楷;而是必然会被引向章草、小草书。无论是字形简略似草,还是点画提按更见丰富变化。BSV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根据这两组对比,碑版两套、刻帖两套;因其分属三国的禁碑时代,当然是十分难得。如果研究刻帖,那么钟繇和皇象分别开创了“楷书”和“章草(草书)”的新的书法时代;但若是评价碑版,那么《上尊号奏》《受禅表》却是承汉隶来源并走向楷书,而《天发神谶碑》则更是上接古篆长形,显然是古文大篆即金文的遗孳,以三国时代跳过东汉直接两周,其书法风格技法更见诡异而鬼神莫测。这样的石刻碑版,在千古石刻书法史上可谓绝无仅有。清代金石学家张叔未有言:“吴《天玺记功碑》(即神谶碑)雄奇变化,沉着痛快,如折古刀,如断古钗,为两汉以来不可无一不可有二之第一佳绩”。“不可无一不可有二”是绝高评价,而“如折古刀”的比喻更是非常贴切:古刀锋利出锐尖之形,如此碑笔画之露锋出尖几如草书;而古刀遇“折”,成一斩截断片,必呈方斜之片形。亦正是此碑的每笔起笔必取方折之笔。民俗喻魏碑曰“折刀头”,正是张叔未的“如折古刀”的生动形象,而与其他如蚕头雁尾、无往不收无垂不缩的南派隶楷之法所完全不吻;而出于山野的北朝系列如墓志、造像记、摩崖、碑刻却是与之有诸多暗合之处的。BSV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禁碑时代的历史真相BSV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至于为什么已经是禁碑时代,居然还有这些石刻碑版的传世?我以为有两个理由值得重视:第一,禁碑是纠正民间广泛立碑的豪奢侈靡之风,是与曹操“尚节俭”的政令和时代提倡相对应的。民间大面积禁碑,并不等于不刻碑,只是不立碑罢了。而大量立碑的传统风习,开始转向了魏晋南北朝的墓志——从立于墓坟之上改为埋于墓穴之下。这样,刻碑书丹的行为没有变,但不“立”而是“埋”,才是当时禁碑时代可能的历史真相。第二,凡遇重大军国重事,并非一般的民间风俗的奢靡,而是具有特别纪念意义的时刻,则自然不入其禁。比如曹丕乘虚而入篡汉,位登九五,自然需要铭石记史以传之千秋万代,《上尊号奏》《受禅表》即属于这类改变历史的最重要文献,至少在曹丕这个谋划者和受益者看来是如此。而《天发神谶碑》又名《天玺记功碑》,“神谶”、“纪功”,非军国大事而何?受禅是换朝代换皇帝;而神谶记功,又是吴主孙皓在昏庸残暴政局动荡之时佯称天降神谶文、以为东吴祥瑞故而刻石为铭以告臣民之特殊举措,事关江山社禝,又托名上神,与早前的汉末民间立碑奢风相较,诚不可同日而语也。BSV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三国禁碑,还有《曹真残碑》《王基残碑》,碑主都是大将军和贵族王侯特权阶层;唯曹魏碑还有一方《孔子庙碑》,黄初二年刻,现立于曲阜孔庙。而东吴碑也还有宜兴一方《禅国山碑》,是吴主孙皓封禅国山时铭刻。这些,大致也都不出天授神权或军国重事的范围。证明我们对三国禁碑特殊时期几方碑刻存在理由的解释是完全成立的。BSV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BSV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