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赏析 > 正文

布雷顿的“乡村生活”

来源:美术报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1-24

11.jpgwoM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朱尔斯·布雷顿 拾穗者的呼唤 90×176cm 布面油画 1859年 奥赛美术馆woM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韩静woM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朱尔斯·布雷顿(Jules Breton,1827年5月1日—1906年7月5日)是19世纪法国现实主义画家。他的作品以描绘法国乡村为主,对传统绘画方法的吸收使布雷顿成为农村的美丽和田园风光的主要传播者之一。对传统的尊重、对土地及家乡的热爱始终是他艺术的核心。woM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布雷顿于1827年5月1日出生在库尔里埃,一个加来海峡小村庄。他的父亲为富裕的土地所有者。1842年布雷顿开始学习绘画;1847年他前往巴黎,希望在巴黎美术学院完善艺术教育的他,进入德莱林的私人工作室学习。woM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布雷顿的第一幅参展作品是历史题材《圣皮亚特在高卢传教》。之后,在1848年革命的影响下,他绘制了《苦难和绝望》《饥饿》,分别在1849年、1850-1851年沙龙展出。但他发现自己并非有创作历史题材绘画的天赋,相反,他在青少年时期对自然和乡村的记忆中找到了创作的灵感。woM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1853年,他展出了《收割者的回归》,这是他众多农村农民场景的第一幅。1854年,他回到了库尔里埃村,在那里定居。《拾穗者》获得了三等奖,开始了布雷顿的职业生涯。他收到了国家的订件,许多作品被法国艺术管理局收购并被省博物馆收藏。《阿图瓦的小麦祝福》在1857年的沙龙展获得二等奖章;1861年获一等奖章;1872年获荣誉勋章。不同于米勒的朴素,布雷顿把农民的生活理想化了,在1859年《拾穗归来》画后的题记里面,他说,农民过的是“艺术家的生活”,而他本人是个“画家农民”。在他的作品里,农民永远是快乐的、热情洋溢的。1863年《拾穗的女人》描绘了农妇在收割后的麦田里弯腰捡拾留下的麦穗,布雷顿将这个贫困阶层的劳动场景置于金色的阳光里,构成一幅和谐、宁静的画面,这种农村天堂的表述传达了他对法国传统农业的尊重。woM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布雷顿在1870年代到1890年代持续参加展览,声誉也随之增长。他还是一位公认的作家,出版了一部诗集(《珍妮》)和几本散文,讲述了他和其他艺术家的生活。梵高非常钦佩布雷顿,手抄布雷顿的诗歌,还曾徒步走了85英里到库尔里埃去拜访他。woM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在世界博览会(1855年)之后的20年中,历史绘画的地位在欧洲急剧下降,到1871年普法战争之后,古典或宗教题材的复杂叙事绘画的创作和展出几乎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对当代历史、日常生活、风景、静物的描绘。评论家卡斯塔纳里(Jules Castagnary)将历史绘画的悲伤命运描述为社会制度变化的自然结果。他在1857年的沙龙评论中写道:“宗教绘画和历史或英雄绘画作为社会有机体逐渐失去力量——神权政治与君主制一一削弱了。他们的消失,导致风俗、风景和肖像画逐渐占统治地位,这是个人主义的结果:在艺术中,就像在当代社会一样,人变得越来越自我。”个人主义绘画代替了历史绘画的宏大公共艺术,在官方沙龙和非官方的前卫场所中同样被奉行,很快成为现代主义的辩证基础。此外,它还为卡斯塔纳里、爱德蒙·杜兰蒂和埃米尔·左拉等人的自然主义艺术理论和批评提供了基础。woM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现实主义”作为艺术史的术语,最通常的含义常被用来指舍弃唯美来描绘事物的本来面貌,也几乎被当做题材决定论——描绘苦难、下层民众的生活以唤起同情;描绘上流社会的生活则必然出于批判的目的。以此为标准,库尔贝与杜米埃可以归于一类;而与其同时代的米勒和之后的布雷顿及罗莎·博纳,也栖身于19世纪现实主义的代表画家之列,但此三人虽然同样将目光投注于乡村的日常生活,在作品中投射了不同程度的情绪,态度却更加温和,不具备革命式的煽动性,在此意义上,用“自然主义”界定亦无不可。因此我们将发现,自然主义是一种介于古典主义与反叛的现实主义之间的妥协艺术。woM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
  (作者为上海美术学院在读博士,哈尔滨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水彩系主任)woM青少年书画网--少儿书画交流|少儿美术书法比赛|青少年书画学会